[DRRRR!!]折纪|纯工口后半………………

来结束H……我极限了果然工口要好好修炼……骑乘背入野战捆绑好想写……不对我还是先去修炼……
……才之前的一半长……别……殴打








┬┬┬┬┬┬┬┬┬

高潮尚未褪去突入的撕裂感让正臣有种天堂地狱的错觉,胸脯随着呼吸剧烈起伏。

入侵者并不给他任何余地的机会,一下一下抽送着,低头亲吻少年的眼睛象征性的给予抚慰。

30分钟的时限早已过去大半,缺氧的感觉并不好受,正臣觉得眼前蒙上层白雾,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直肠开始麻木,所有感官比任何时候都来的敏感。大脑当机。

折……
折原……
折原……。
……折原临也。

正臣的喉间挤出不成样的嘤咛,从未被进入过的地方传来的快感几乎无法承受,身体本能让他放弃挣扎而开始迎合。
临也似乎对此很满意,抽送的速度也更为激烈。交合处啪啪的声音令他兴奋异常,一手握上正臣再度悄悄昂起的分身用力揉搓。

┬┬┬┬┬┬┬┬┬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伴随着翻江倒海的快感淹没正臣,干脆解开呼吸抑制器,不知藏在何处的小刀划破正臣颈间的肌肤,舔去渗出的鲜红。

氧气涌进肺部,重获新生的瞬间正臣的后穴一阵缩紧。临也忽然高高抬起他的腿分身抽出又连根没入。

一股热流冲进体内,前端也抑制不住的再次倾泻。

┬┬┬┬┬┬┬┬┬

疯狂时的人最为可怕。

他们不知做了几次,直至最后少年木然的盯着黑暗中的身影在他的身上留下印记。

房间里泛起淫靡的气息,夹杂甜腻的血腥味,正臣眼前铺天盖地的黑暗笼罩下来。

┬┬┬┬┬┬┬┬┬

“爱”

“爱”

“爱”

“爱”

“爱”


………

…………

………………

“关于爱”

看到了吗?
┬┬┬┬┬┬┬┬┬
END

题目 : 无头骑士异闻录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DRRR!!!]折纪|纯工口

第、第二次写工口好羞涩……


┬┬┬┬┬┬┬┬┬

正臣伏在窗台上,从路人的视角看不过是个在家看风景的无聊小鬼;而在临也看来,这大概是最为有趣的——他的双手被临也固定在窗台底边不得动弹,上衣规整而下半身不着一丝。

正臣低着头,他能猜到背后的人想做什么,或者比猜想更为恐怖。黑发青年兀自笑了,伸手将他的脸扶正面向楼下来往的行人,手指顺着下颚滑到脊柱再向下。正臣只觉得颈间一股重压,一圆环状的东西撑在脖子上迫使他抬头,有些勒人。

“什么…”少年努力控制面部表情试图将恐惧与羞耻通通掩去。他畏惧临也,随临也一次次所叙的“爱”不断叠加。

┬┬┬┬┬┬┬┬┬

“我可是,最爱人类了哟☆~。”正臣不止一次听过,临也特有的笑容让他辨不清虚实。

那是……爱?还是……毒药。

┬┬┬┬┬┬┬┬┬

临也俯身向外眺望,正臣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温热的气息弄的耳后一阵发痒。

“别紧张哟,有很多人…会看着你的。”青年拍拍他肩若无其事的低诉,另一只手从正臣后绕至颈部调节时间。“30分钟怎么样。”肯定句。

┬┬┬┬┬┬┬┬┬

“爱”

┬┬┬┬┬┬┬┬┬

指腹似有若无的滑过裸露的肌肤,少年的肌肤比他想象要细腻得多,看似纤细的身躯之下暗藏长期打架练得的肌肉,大概只有如此才能一窥。临也拖了张椅子坐在后面,肆意抚弄欣赏眼前的人。

正臣咬着牙,他的手所经之地传来密密的酥痒感,稚嫩被温柔的覆着,从下至上缓缓抚过,一步步侵噬正臣的理智;而一墙之隔的喧哗无时无刻提醒少年要克制,偶有路人好奇的抬头一撇也能令他胆战心惊。

“……够了没……”正臣能感到脖颈间的器物正以极慢的速度收紧,一点一滴的将空气从他的肺部排出,随意一句话都伴着微微的喘息,本就充满欲望的房间更蒙上情色的味道。

“正臣觉得够了么?”身后的男子似乎在笑,尾音上翘带着些许戏谑的意味。临也向前靠了靠,握着正臣稚嫩的手放慢了速度,挑逗似的轻弹;右手则半搂住他的腰,伸进衣服慢慢向上滑,直至胸前的两点忽而用力捏扯。

“唔……!”手死死握成拳状,指甲已陷入掌中。正臣试图保持冷静。然而比起快感痛楚除了让他的身体更为兴奋,根本不起任何作用。他的脸异样通红,肺部缺少氧气迫使他张口,细微的呻吟不由自主的随呼吸跃出。

窗外的世界依然繁华,正臣闭上眼有些绝望。

┬┬┬┬┬┬┬┬┬

这是怎样?呼救还是随他所欲?

正臣并不讨厌临也,仅仅本能的恐惧。大脑尖叫着要奔走逃离,而身体却自动的靠近迎合。

这才是最讨厌的。

┬┬┬┬┬┬┬┬┬

下体的空虚和胸前的折磨另正臣有些失控,他的身体颤抖着,不受控制的扭动。像是想逃开又像是邀请。

“看来是还不够呢。”临也站了起来,拉着正臣脖间的环向背后的床上扔去;手上的束缚不知何时解去,正臣看不清他的动作,也无暇去思考,双手无力的扯着脖颈间试图取下。

几乎同时垂下的窗帘遮蔽了外界,屋内一片昏暗,只有一道从窗帘隙缝中透出的阳光。

正臣的双腿蜷曲大开,伏在身上的人正在他口中夺城掠池,原本就少的可怜的空气在如斯交缠中消耗殆尽;对方的手加重了力道,稚嫩的前端渗出清液,全身的细胞仿佛在沸腾尖叫。

正臣昂起头,临也的舌灵巧的追逐,他只能发出无力的呜咽,白浊喷涌而出。

┬┬┬┬┬┬┬┬┬

“……你只需好好的感受[爱]。”

┬┬┬┬┬┬┬┬┬

颈间的压迫感愈发强烈,临也退出他的唇舌,正臣呼吸比何时都来的急促;临也转而舔舐他的下巴,手则褪去自己的衣物,有些粗暴的扯开他的双腿,手指沾取了些浊液抹在正臣的后穴权当润滑。


然后,长驱直入。


┬┬┬┬┬┬┬┬┬
…………为什么插入即止了呢因为我廉耻不够用了等廉耻恢复了再……(一辈子恢复不了吧!!!)

题目 : 无头骑士异闻录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更新很多文……(喂

太久不更新了它快废了……来把以前的旧文放上混日子好了……【喂喂喂
最近萌上折槛……决定写满十篇【喂
好嘛先更新……先是小西兰(无CP)然后是港耀港……
============================================

DEEP SEA


彼得躺在地板上,裹着厚毛毯。周遭到处是电缆,他向他们收取些费用,便能在西兰架设通信网。海上的日子并不好过,冬冷夏热,空气中尽是锈铁的味道,被风吹的不停晃动的挡风帆布吱呀作响。彼得蜷成一团,冻的瑟瑟发抖。

他恶毒的想,塔塌了多好。
临近圣诞的时候,他远远便看到哥哥家里装饰一新。爸爸曾说圣诞带他去北欧一起过,却迟迟不见踪影。
怒涛塔上唯一的老兵得到准许回家过节,上司一家早已外出度假老兵走之前炖了一大锅牛肉,它不知被冻了多少年,嚼起来犹如树皮,但却又是海上最难得到的食物。这是和小彼得提前过圣诞阿,老兵摸摸他的小脑袋,笑道。
彼得犹记得第一次吃爸爸送的鱼罐头,差点当场吐出来。西兰最不缺的就是海鱼。他头一次如此怀念司康饼的味道。
老兵走的时候彼得目送船只消失在海平面上,怒涛塔破败不堪,靠近海水及埋入部分已被腐蚀,最严重的甚至只剩一丝相连。他不记得在塔上呆了多少年,他出生时这座塔海崭新伫立,他仍只是个小不点时,它已然摇摇欲坠。
彼得曾趴在地上画画,儿童式的涂鸦胡乱抹着,他和哥哥,和爸爸,和老兵,和怒涛塔。老兵当时正收回鱼线拎着他们的晚餐,习惯性抚了抚彼得的头。
而事实证明,他除了怒涛塔,什么都没有。
早晨刚起床彼得便发现亚瑟的邀请讯息。每年亚瑟都会叫他回来,而彼得前前后后的想了想,没有一次出现。
[彼得你不是很想出去和大家玩吗?]
[还是算了吧。]
他将圣诞袜挂在塔外,墙面常年遭受暴风雨侵袭,上一次的火灾差点烧毁了他唯一的栖息地,火舌舔过的地方留下了斑斑印记。钉子是崭新、银亮的,与背景极为不称的颜色。 
屋内的电脑嘟的响了一声,代表着又一条信息中转成功。亚瑟对他施行严格的监控,彼得任何的举动都会引起海那边的注意。
[请不要实施危险的举动。
公式化的机械音传来,彼得呆呆的望着墙顶端的喇叭。它敬业的又重复了一遍。
[请不要实施危险的举动。]
他最终是卸下刚刚完成的装饰,什么都做不了。如以往一样。被遗忘,被抛弃,被贩卖,被忽视。
如以往一样。
彼得轻轻跃过散乱的电线,手里紧握着一枚西兰货币。那被收藏家视为珍品的硬币被捏的微微发热,上面雕琢着极为精美的花纹。
他坐在怒涛塔外平台边缘,波浪冲击着支撑柱转了个弯向上,零星溅起的海水触到光着的脚丫,冰凉。
刻着海豚的金币在空中自转,终沉入水中,深不可见。
END


========================================
(港耀港)
拭童颜
【注:是岚仔的生贺】






小香从小就很安静,有时连王耀都猜不透他的心思。平日教他们识字读诗的时候,他也是鲜有动静。
这样的一个孩子看似与世无争,内心的动荡武无人知晓。
他捏着笔管盯着地面,王耀的大红马褂的下摆再次进入视野。
我会成为你的骄傲。
稚嫩的声音躲藏在空气里,轻的几乎无法辨别。
黑色的布鞋顿了顿,一只手轻拍脑袋。
恩,会的。 


一切都安稳妥当的向着预定的方向前进,如所有平凡宁静的午后。
耀坐在椅子上,面前的小板凳早已被勇渚和菊占领,小湾则毫不客气的扑到他的腿上,王耀无奈的扯起一个微笑,拉着站在一边的小香。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小香下意识抓紧大哥的手,随意又触电般弹开。
阿阿这是描写男女之间爱情诗,你激动什么啊。
小湾噗嗤的笑出声,一向冷静的男孩此刻满脸通红,少有的露出窘迫的表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王耀略显尴尬的轻咳一声,逐个拉了拉他们的小手。

……其、其实这首诗也指手足之情的拉,大哥会保护你们的阿鲁。
一直垂着头的小香偷偷瞄了瞄王耀,对方依旧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然后他也跟着笑。

小香掰着指头计算成长的未来,菊和勇渚不知何时起再没来过,留下青绿色藤蔓蜿蜒爬满空晃的秋千。
他察觉到王耀的烦闷,敏锐的嗅出空气中微妙的变化。

只是他不说,他亦不问。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小香头一次这么靠近王耀,他清楚的看到耀的眼里充斥满无奈,愤怒,以及复杂的,他不懂的含义。

曹植七步成诗,他直至家门口,都没想到任何话语。

眼前的世界一片荒芜,他迷迷糊糊的想是不是要变天了,口中干涩的似是火烧。
亚瑟不着痕迹的拉了把身边放慢脚步的孩子,木结构的房屋背景渐渐模糊远去,消失。


现在的小香,说的是温润柔软的伦敦腔,读的是宛如梦幻的乌托邦。

只不过他的乌托邦在绕过一个太平洋的对岸,那里有着他日夜思念的,门前的翠柳,大红的中国结,戏子甩着水袖咿咿呀呀唱过的一整个夏天。

以及,陪伴他成长的那个青年。

他趴在阳台上,对面是英伦风情的建筑物,汽笛的声音惊到河边的白鸽,扑棱着翅膀带起一片水气。

20世纪末的时候终于再次看到日思夜想的王耀。

他动了动嘴角,依旧无言。

想说我想你。嘴型却是I MISS YOU.

小香还记得耀曾经教给他的诗词。

少年离家老大回。

鬓毛未衰,乡音已改。

沉默的他回到家。
翠柳只剩下矮矮的半截树桩,中国结蒙上厚厚的灰,小湾叛逆的,他已经不认识了。
只有他们俩,只有他们,王耀纵容的近乎溺爱。
耀哪里明白这个少年的心思,以为只是孩子无声的抗议。小香看着中山装的王耀,想起那件艳丽夺目的大红马褂。
某日王耀回来的时候,看到已然长大的孩子,身着自己的衣服。
小香扣起最后的盘扣,偏大的衣服松松的触及地面,耀看到他看着自己笑,一瞬间以为那是莲花座下的玉童缓缓诵出天帝的谕旨。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Episode[拭童颜]

【一堆寂寞的鼠绘】无关物+APH相关

…………说起来我只是寂寞了才去画……!在系统自带的画图里(……)而我又是个写手质量渣是肯定的……!
……先来个寂寞的源泉
KAN1
……这是我和79在LP论坛结婚一个月的纪念【喂
画完后我又寂寞了……于是又去涂了个……
KAN4
随后兔子和我说【改成黑发吧给我当头像】(头、头像……QAQ)
我去寂寞的改了……(喂那个怎么改阿windos我恨你)
kan3
…………咦咦咦……!!这效果……!然后我就油然而生了恶搞的心(喂)
把头发剪平
KAN5
……再扎起来
kan2
剪掉染黄……
KAN6
再留长……
KAN7
【够了快住手这泡面一样的脑袋是什么啊啊啊啊!】
…………于是我住手了

和79哈尼的合作图文

首先说好绝对禁转哦(虽然估计没人会这么做囧)但我有心理阴影被我发现的话就碎。尸。万。段呦☆~
图/ 79君
文/E_se


If u want me

伊万在桌子底下。
伊万在柜子里面。
伊万在洗衣机里。
这种场景听起来实在可笑。
呦,我们的冬将军原来也会颤抖啊。
娜塔扶着门框没有表情,反复编排好的台词统统不知影踪。
[求求你快回去!]
第13675次。

娜塔仔细观察着一只纯白的、不知名的蝶,一半的翼已经被她折去,残破的躯体可笑的缓慢爬行。
她挺想去和谁谁谁聊聊最近的烦心事,大脑系统搜索良久,倾诉名单上孤零零的只剩伊万。
哎呀哎呀,他可不想见到我呢☆~
[所以说快回去!!]
第13676次。

她也曾不止一次向别人抱怨伊万家的墙实在太滑了。随后换来的是他人的不解和疑惑。
那又怎样?
门锁的死死的,甚至用了木板加固,俨然一副谢绝见客的态度。娜塔蹑手蹑脚的攀上四楼窗台,再往上一点便是终点。
其实往下也是终点。
她伸出一只脚在空中比划,想象着坠落时的感觉。
会像飞一样,真好玩呢。
蹲在洗衣机里的伊万终于忍不住狭小的空间,推开脑袋上方的盖子。
一缕细软的长发散在他的脸上,看到的是娜塔波澜不惊的脸。
[拜托你快回去!!!]
第13677次

阳光灿烂明媚,向日葵高昂骄傲的花盘。
[回去。]没有感叹号,没有感情起伏,伊万整整比她高了一个头,那个笑起来很和煦的男人收起所有笑容丢下两个字。
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葵海中,长靴踏过弃在地上的花枝,稀烂。
偏执少女歪歪头依旧无言。
哦,第几次了。
BE


第几次了。
贞德觉得骨头快要断了,她从70英尺高的塔上跃下,草地的柔软度刚好使她怎么也站不起却又不至于这样摔死。
[你以为他们会来救你么?]
亚瑟漠然的质问,居高临下的表情让她有冲动想揍上一拳。

监狱的生活并不好过,即使有着各方帮助,虎视眈眈的守门人,肩上发炎的箭伤,阴湿黑暗的环境都使得她惶惶不安。
唯一的通风窗口露出一双眼,弗朗西斯冲她眨眨眼,又指指打瞌睡的警卫,示意她安静。
他的确是个很有情调的人,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弗朗西斯仍会送上一支玫瑰笑嘻嘻的问安。
[你会不会恨我?]
笑容似乎有些不自然,贞德很快猜出什么。
哦,那个混蛋说对了。

[我可是为你而战斗呢]
贞德光着脚踩在石头上,外面的天气有些阴沉。
[为法兰西付出生命是我的光荣]
隔着栅栏,对方的表情看不太清。整整几分钟没有回话她以为弗朗西斯睡着了,贞德敲敲铁杆。
[我知道了,再会。]

弗朗西斯大概永远不会知道。

纵使肉体毁灭,我心永忠于此。
ZF


永忠于您,我的亲父。
基尔伯特难得的正经伊丽莎白却不以为然。
[看着吧,这个白痴马上又会发傻了]
1分钟后“这个白痴”迅速凑到罗德里赫边上动手动脚。注重仪表的小少爷不断躲避他的咸猪手。
[基尔伯特你放开我……!]
[小少爷你不要羞涩嘛……]
[喂喂!]
伊丽莎白终于忍不住掏出自己的终极武器,狠狠往正在对自己对象性骚扰的家伙脑袋上一击。

像儿时一样,骄傲自大的青年呜咽抱着脑袋蹲在墙角骂骂咧咧。
暴力女,男人婆,没人要。
她的额头冒出青筋,黑化背后灵,怒气值REMAX。
基尔伯特还未意识到那颗少女心此刻已经进化成黑山老妖,抬起头点燃了最后的导火索。
[大胸没脑女!]
[去死吧!]
漂亮的一记安打某个人变成天边的流星。
[永远不要回来了混蛋!]

她最后一次见到基尔伯特是在他的家里。一群人围在身边,这可是他这辈子都没有过的待遇。
一语成谶这种事真的挺可怕。
伊丽莎白站在最外围,勉强看得到他的鼻尖。那个吵吵闹闹的混蛋终于安静了,彻底的安静。
她想起那个家伙日复一日的惹她生气,而后又被她的平底锅砸的半死。这次那颗桀骜不驯的头无力的陷在枕头里,一直睡到永远。
伊丽莎白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基尔伯特快点消失在她面前,此刻梦想成真她的眉头紧皱。
真他妈的想用平底锅把你敲醒……混蛋。

少女们翩翩起舞,篝火的光映着她们精心打扮的妆容,背景是圣堂的耶和华,倚在十字架上安抚枯死之心。
她们的声音妩媚而诱惑。
If u want me ,satisfy me.
Episode[if u want me ]
fine
说明
1. 白鹅姑娘暗恋的可辛苦拉,她在经济上依赖着伊万,90%的能源也是伊万提供,她是对伊万最忠诚的一个,而伊万卖给她的能源价格远远高于卖给别的国家,因为欧盟东扩对伊万是种军事上的威胁所以白鹅姑娘是他的天然屏障……伊万我该说你什么好
2 .当时眉毛关于俘虏是只要肯出钱赎就放人,可法叔没有任何意向救贞德姑娘呢。当年还有个规定就是不能用刑处死处女,照理说贞德应该被关在由修女看守的监狱里,但眉毛子把她关在由普通士兵看守的监狱里……眉毛子阿- =|||;另外据说贞德的心没被烧化。QAQ不管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都让我感动的要死……
3. 801姐姐对不起我可爱你了这个没有要注明的……[喂
4.题目和最后一句皆出自歌《if you want me》
5.cp转换的很突然对不对囧
羊驼菌的动物档案

Kanudo

Author:Kanudo
囧囧星人

羊驼队长

尘埃团员

长期沉迷于游戏

无雷人……

昵称……雪……小爱【?】……雪仔……E叔

MJ无差别也被叫过茶仔【喂那个是荼蘼的荼字不是茶阿泪目

口牙
国拟人中文推广联盟
加控同盟
废物管理
有事请戳(EMAIL)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搜寻栏
ACTION
哑剧台词
HERO
whisper http://maizandmalice.blog125.fc2.com/
窝边宝
好碰友
*SunWheel Flowers.
箱型世界
彼岸樱窗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FC2计数器
音乐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