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很多文……(喂

太久不更新了它快废了……来把以前的旧文放上混日子好了……【喂喂喂
最近萌上折槛……决定写满十篇【喂
好嘛先更新……先是小西兰(无CP)然后是港耀港……
============================================

DEEP SEA


彼得躺在地板上,裹着厚毛毯。周遭到处是电缆,他向他们收取些费用,便能在西兰架设通信网。海上的日子并不好过,冬冷夏热,空气中尽是锈铁的味道,被风吹的不停晃动的挡风帆布吱呀作响。彼得蜷成一团,冻的瑟瑟发抖。

他恶毒的想,塔塌了多好。
临近圣诞的时候,他远远便看到哥哥家里装饰一新。爸爸曾说圣诞带他去北欧一起过,却迟迟不见踪影。
怒涛塔上唯一的老兵得到准许回家过节,上司一家早已外出度假老兵走之前炖了一大锅牛肉,它不知被冻了多少年,嚼起来犹如树皮,但却又是海上最难得到的食物。这是和小彼得提前过圣诞阿,老兵摸摸他的小脑袋,笑道。
彼得犹记得第一次吃爸爸送的鱼罐头,差点当场吐出来。西兰最不缺的就是海鱼。他头一次如此怀念司康饼的味道。
老兵走的时候彼得目送船只消失在海平面上,怒涛塔破败不堪,靠近海水及埋入部分已被腐蚀,最严重的甚至只剩一丝相连。他不记得在塔上呆了多少年,他出生时这座塔海崭新伫立,他仍只是个小不点时,它已然摇摇欲坠。
彼得曾趴在地上画画,儿童式的涂鸦胡乱抹着,他和哥哥,和爸爸,和老兵,和怒涛塔。老兵当时正收回鱼线拎着他们的晚餐,习惯性抚了抚彼得的头。
而事实证明,他除了怒涛塔,什么都没有。
早晨刚起床彼得便发现亚瑟的邀请讯息。每年亚瑟都会叫他回来,而彼得前前后后的想了想,没有一次出现。
[彼得你不是很想出去和大家玩吗?]
[还是算了吧。]
他将圣诞袜挂在塔外,墙面常年遭受暴风雨侵袭,上一次的火灾差点烧毁了他唯一的栖息地,火舌舔过的地方留下了斑斑印记。钉子是崭新、银亮的,与背景极为不称的颜色。 
屋内的电脑嘟的响了一声,代表着又一条信息中转成功。亚瑟对他施行严格的监控,彼得任何的举动都会引起海那边的注意。
[请不要实施危险的举动。
公式化的机械音传来,彼得呆呆的望着墙顶端的喇叭。它敬业的又重复了一遍。
[请不要实施危险的举动。]
他最终是卸下刚刚完成的装饰,什么都做不了。如以往一样。被遗忘,被抛弃,被贩卖,被忽视。
如以往一样。
彼得轻轻跃过散乱的电线,手里紧握着一枚西兰货币。那被收藏家视为珍品的硬币被捏的微微发热,上面雕琢着极为精美的花纹。
他坐在怒涛塔外平台边缘,波浪冲击着支撑柱转了个弯向上,零星溅起的海水触到光着的脚丫,冰凉。
刻着海豚的金币在空中自转,终沉入水中,深不可见。
END


========================================
(港耀港)
拭童颜
【注:是岚仔的生贺】






小香从小就很安静,有时连王耀都猜不透他的心思。平日教他们识字读诗的时候,他也是鲜有动静。
这样的一个孩子看似与世无争,内心的动荡武无人知晓。
他捏着笔管盯着地面,王耀的大红马褂的下摆再次进入视野。
我会成为你的骄傲。
稚嫩的声音躲藏在空气里,轻的几乎无法辨别。
黑色的布鞋顿了顿,一只手轻拍脑袋。
恩,会的。 


一切都安稳妥当的向着预定的方向前进,如所有平凡宁静的午后。
耀坐在椅子上,面前的小板凳早已被勇渚和菊占领,小湾则毫不客气的扑到他的腿上,王耀无奈的扯起一个微笑,拉着站在一边的小香。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小香下意识抓紧大哥的手,随意又触电般弹开。
阿阿这是描写男女之间爱情诗,你激动什么啊。
小湾噗嗤的笑出声,一向冷静的男孩此刻满脸通红,少有的露出窘迫的表情,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王耀略显尴尬的轻咳一声,逐个拉了拉他们的小手。

……其、其实这首诗也指手足之情的拉,大哥会保护你们的阿鲁。
一直垂着头的小香偷偷瞄了瞄王耀,对方依旧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然后他也跟着笑。

小香掰着指头计算成长的未来,菊和勇渚不知何时起再没来过,留下青绿色藤蔓蜿蜒爬满空晃的秋千。
他察觉到王耀的烦闷,敏锐的嗅出空气中微妙的变化。

只是他不说,他亦不问。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小香头一次这么靠近王耀,他清楚的看到耀的眼里充斥满无奈,愤怒,以及复杂的,他不懂的含义。

曹植七步成诗,他直至家门口,都没想到任何话语。

眼前的世界一片荒芜,他迷迷糊糊的想是不是要变天了,口中干涩的似是火烧。
亚瑟不着痕迹的拉了把身边放慢脚步的孩子,木结构的房屋背景渐渐模糊远去,消失。


现在的小香,说的是温润柔软的伦敦腔,读的是宛如梦幻的乌托邦。

只不过他的乌托邦在绕过一个太平洋的对岸,那里有着他日夜思念的,门前的翠柳,大红的中国结,戏子甩着水袖咿咿呀呀唱过的一整个夏天。

以及,陪伴他成长的那个青年。

他趴在阳台上,对面是英伦风情的建筑物,汽笛的声音惊到河边的白鸽,扑棱着翅膀带起一片水气。

20世纪末的时候终于再次看到日思夜想的王耀。

他动了动嘴角,依旧无言。

想说我想你。嘴型却是I MISS YOU.

小香还记得耀曾经教给他的诗词。

少年离家老大回。

鬓毛未衰,乡音已改。

沉默的他回到家。
翠柳只剩下矮矮的半截树桩,中国结蒙上厚厚的灰,小湾叛逆的,他已经不认识了。
只有他们俩,只有他们,王耀纵容的近乎溺爱。
耀哪里明白这个少年的心思,以为只是孩子无声的抗议。小香看着中山装的王耀,想起那件艳丽夺目的大红马褂。
某日王耀回来的时候,看到已然长大的孩子,身着自己的衣服。
小香扣起最后的盘扣,偏大的衣服松松的触及地面,耀看到他看着自己笑,一瞬间以为那是莲花座下的玉童缓缓诵出天帝的谕旨。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Episode[拭童颜]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羊驼菌的动物档案

Kanudo

Author:Kanudo
囧囧星人

羊驼队长

尘埃团员

长期沉迷于游戏

无雷人……

昵称……雪……小爱【?】……雪仔……E叔

MJ无差别也被叫过茶仔【喂那个是荼蘼的荼字不是茶阿泪目

口牙
国拟人中文推广联盟
加控同盟
废物管理
有事请戳(EMAIL)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搜寻栏
ACTION
哑剧台词
HERO
whisper http://maizandmalice.blog125.fc2.com/
窝边宝
好碰友
*SunWheel Flowers.
箱型世界
彼岸樱窗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FC2计数器
音乐
最新引用